草 手 雪 回眸

公告:欢迎各博客董事长们加入blog乌托邦

集团事件1个月前 (12-25)

故宫的雪

耍贫嘴19小时前
故宫的雪
雪下的还是不够实在:雪片不够大,乱舞纷飞下红墙碧瓦的美不太容易拍出来;气温也不够低,雪落地后很容易被践踏成泥。仔细看了一圈,瓦片上也没有个冰锥,这还是因为不够冷!这种级别的雪,去拍清东陵其实挺好,可以拍出一些萧瑟感。也许,还会遇到那个白雪公...

对自我的深刻检讨

耍贫嘴2天前
对自我的深刻检讨
最近京城这边病毒局势有些反复,新出现的阳性离着我住的地方还不远。不过,经过两年的洗礼,现在面对这事已经不会紧张焦虑了,习惯成自然了大概就会这样的。我回小区的时候,已经夜里12点多了。小区的大门口有一大堆人——是物业保安和工作人员——他们嘴里...

热血太监①

耍贫嘴3天前
热血太监①
我曾经做过一个梦。梦里全是古人,大约是300多年前的古人。梦如下:城外,喊杀声持续了几个时辰。武将和士兵,有战死的,有投降的,还有逃跑的。那座城,已空无一卒。城门,大开!泥腿子,冲杀进城。城门洞里,有一群瑟瑟发抖匍匐在地上的人。他们是:文官...

让我们一起焦虑吧

耍贫嘴5天前
让我们一起焦虑吧
北京,下雪了。早晨,看着天空零零落落飘散下来的梨花瓣,不禁让人怅然。临近春节,满怀焦虑,说的是我。哎呀!可真不容易,乐天的阳光大叔也要焦虑了,是不是忒感人了些?这话从何说起呢?一个人可以一辈子不快乐,但是不能不焦虑,没有焦虑的人是行尸走肉。...

失意与谈情说爱

耍贫嘴1周前 (01-16)
失意与谈情说爱
失意最近这三四天,我有点失意。呦呵,你这是怎么了?一个乐天派不至于吧!我也在思考啊,到底因为什么会失意。是制定好的外拍计划取消了吗?显然不是,自从病毒席卷整个人类开始,这样的计划取消了不止三四次。而且目前多地又出现反复,还是别出去跟人家添堵...

猫与鱼论死

耍贫嘴1周前 (01-15)
猫与鱼论死
夜深人静,月上柳梢。一只帅气的猫, 在博客导航条上悠闲地散着步。路上它遇到了一条鱼,那是一条坐在导航条上发呆的老鲶鱼。猫大喜过望,狞笑着露出獠牙说:喵,我要吃了你!老鲶鱼闻声,甩着嘴巴子上两根长长的触须扭过头,瞥了猫一眼,有气无力地说:我已...

想唱就唱,唱的响亮

耍贫嘴2周前 (01-12)
想唱就唱,唱的响亮
昨天 @ieu 朋友在一个回复中提了一个很好的问题:这字这太多了吧……虽然写的很好,但我不觉得能有几个人可以耐心看完吧!是这样的,没人看或者没什么人有耐心去看完长文,这是一件非常确定的事。选择独立博客这种方式,其实就已经想好了这件...

信仰和高跟鞋

耍贫嘴2周前 (01-11)
信仰和高跟鞋
信仰一般情况下,我都是“唯物”的对待别人,而对待自己还是挺“唯心”的。上面的话,后半部分翻译过来大概就是真心的宽以待己,而前面的则是严以待人。严以待人,这样的事只不过是在心里想想罢了,毕竟人无完人啊,小妮子这样的我看着都有些许不满的地方,更...

懒人的碎碎念

耍贫嘴2周前 (01-10)
懒人的碎碎念
北京,今天很冷。冷无关于零下多少度,而是在于有风。风是很讨厌的东西,在北方它会让一般冷的冬天变得寒冷。看了下手表上的运动数据,最大摄氧量59,这让我的强迫症犯了起来,居然还不是60……好吧,那今天让他突破60,这样就会顺眼,晚上便可以睡个好...

诗兴大发

耍贫嘴2周前 (01-09)
诗兴大发
从小到大,三婶对我特别好,具体好多事就不在此煽情了。如果可以穿越回小学或初中,老师再让写“我的某某”,我一定会认真地写一篇《我的三婶》而不会去写《我的爸爸》见义勇为的光辉事迹,因为他本人表示,跳进水里的话他也只有被人捞起来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