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进入首页 > 第4页

Story | 让我们共赴黄泉

耍贫嘴2022-04-14 07:30
Story | 让我们共赴黄泉
前言我设想了很多的共赴黄泉:有谋杀,有套保险的伎俩,有一个死去一个还活着的。可我觉得那都没太大意思,主要是需要用的字太多了。所以我还是决定这样去搞:三组一百四十字的十行话,再加一个三角形不易变形,不对,是升级版的伪钻石。来吧,黄泉路上我等你们!...

Story | 光明与灰暗

耍贫嘴2022-04-13 13:40
Story | 光明与灰暗
前面又是繁忙中仓促的一篇。写完后,我突然感觉不知道在“前面”里要说点啥了。Live:我家小妮子这两天比较开心,蹦蹦跳跳的跟我跑动跑西。昨天晚上看着朋友给设计的工作室装修的效果视频,她说,哇,真好看呀!以后我来这里上班好不好?我说,你做梦吧! 回头我都不怎么常来这里,你干嘛来!她说,那又怎么了呀!然后...

Story | 爱情无差别+搞错就搞错吧

耍贫嘴2022-04-12 16:25
Story | 爱情无差别+搞错就搞错吧
前面这些天会忙一些,要给工作室换址和装修。简单急速的码了两个小故事,没太过脑子,词句也没太斟酌,因此这次不太能灰暗的起来。其实,我不太喜欢表现光明的😜那这回就展现一下光明的吧。一、爱情无差别有一对恩爱的小夫妻,他们终于要有自己的爱情结晶了。可就在孩子出生那天,女人的丈夫却出车祸死了。正当女人伤心欲绝...

Story | 什么是爱,什么又是无奈

耍贫嘴2022-04-11 10:06
Story | 什么是爱,什么又是无奈
她叫潘小怜,他叫张章章;她富有而美丽,还略有些霸气;他贫穷但英俊,却有些骨气;她爱她的帅气和才学,愿意给他所有的一切;他爱她的性感和美丽,却没有花过她一分钱。在那座大别墅里。左夏爱赤裸的骑左同样赤裸的张章章身上,洁白玲珑的胴体不断上下起伏,傲人的双峰随着她的身体随波逐流,性感无限。...

Talk | 男人和女人谁更臭

耍贫嘴2022-04-10 14:16
Talk | 男人和女人谁更臭
讲话了,臭男人这个词是怎么来的?那肯定不是男人自己这么叫自己的。那么是谁叫出来的呢?自然是女人啊!那她们为什么叫男人为臭男人呢?这还用问啊?那就是她们做贼心虚后的贼喊捉贼的行为呀!女人为了开脱自己真够臭的本质,混淆视听,转移视线,把男人说成是臭的。...

Live | 差点把体检给忘了

耍贫嘴2022-04-08 14:43
Live | 差点把体检给忘了
前面今天外面有股子夏天的味道,热死个人了!*人是需要关爱自己的。如果一个人不爱自己的话,那么他说爱谁都像放屁;如果太过于爱自己的话,我觉得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你说自恋也好,说自私也罢,这且比满脸写着博爱和大公无私的人更像人一些。注意我上面有个关键词,是“满脸“。至于爱别人,那当然是爱够自己后如果还...

Talk | 减少自摸,珍爱你未来的老婆

耍贫嘴2022-04-07 12:13
Talk | 减少自摸,珍爱你未来的老婆
同胞们,特别是男同胞,在我们的青春成长过程中,我们都曾克制不住“开花准备结果”的烦恼——某天早上醒来,你发现居然有鼻涕流到了内裤里,那时你作何感想呢?面对这样会污染内裤的烦恼,我们大都会采取一些主动的预防措施,因此很多时候我们选择把自己的爪子伸进了自己的裤裆里,然后不停的撸啊撸的,直到喷出鼻涕。女同...

Live |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这些屁事

耍贫嘴2022-04-06 13:55
Live |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这些屁事
前面生活总会有那么一些片段,对自己来说是有意思的或有意义的。01我家小妮子放弃书法练习有段时间了,实际上,她只坚持了一个多星期。对于此,我深感欣慰。没错,是欣慰,特别欣慰!——那只万宝龙红龙珍藏版的钢笔笔尖被她给摔折了。非常出奇,我居然没有因此发火——看来她还是比一支笔重要的多。这些天她又开始看书了...

Story | 当你得了绝症

耍贫嘴2022-04-05 16:16
Story | 当你得了绝症
张章章和左夏爱是一对深爱着的恋人。有一天,在他们经常约会的公园里,张章章痛苦的告诉左夏爱:我得了绝症,没多少日子可活了,分手吧!你的未来可以有更好的生活。左夏爱痛哭,紧紧抱住了张章章说:不,我不要!张章章感动了,他觉得这份爱情十分甜蜜和牢靠,准备告诉左夏爱这只是个玩笑而已。就在这时,左夏爱从包中拿出...

解闷 | 我操!我居然就这么死了……

耍贫嘴2022-04-04 12:45
解闷 | 我操!我居然就这么死了……
前面昨晚上,在外面吃饱了撑的以后,我拉着小妮子柔嫩白皙的小爪子在护城河边溜达。那一路,可真是他妈的够呛人的!咋地了?在路口两边,那一排排、一簇簇为先人烧纸的人们组成了一道光怪陆离的景色。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眼前不远处的那个桥洞就像鬼门关似的,阴风阵阵的吹过来,令人不寒而栗;而在桥洞的另一头感觉像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