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进入首页 > 耍贫嘴 > 正文内容

猫与鱼论死

耍贫嘴城南牧野2022-01-15 12:45

夜深人静,月上柳梢。

一只帅气的猫, 在博客导航条上悠闲地散着步。

路上它遇到了一条鱼,那是一条坐在导航条上发呆的老鲶鱼。

猫大喜过望,狞笑着露出獠牙说:喵,我要吃了你!

老鲶鱼闻声,甩着嘴巴子上两根长长的触须扭过头,瞥了猫一眼,有气无力地说:我已看透生死,你来吃吧。

猫收起獠牙,疑惑的看了看四周说:呦呵,你老小子今儿怎么上岸呆着来啦,水都跑哪儿去了?

鱼:晚上吃的太咸,我把水都喝了。

猫:海量,佩服!

鱼:没啥佩服的,实际上我还在思考一个问题,陷入了困惑中。

猫:什么问题?

鱼:我想把自己吞掉,思考了半天,最后我总会剩下一张嘴,这可咋办?

猫:小样儿吧,你就是想让哥陪你贫一会儿呗……

闻言,老鲇鱼一头便扎进帅猫的怀里,

鱼头不停的在帅猫健硕的胸膛上磨蹭着,娇嗔道:

讨厌,臭猫猫坏死鬼,就等着你这句话呢,人家都快寂寞死了呢……

就在那天晚上,猫和鱼依偎着坐在导航条上一起仰望天上的明月,开始探讨人生终极话题。

领先男主演:城南牧野  | 未知性别主演:江子渔



大家在观影过程中,主要看男主演即可。这不仅是因为他够帅,身材够好……

(台下的姑娘和伪娘们,你们等一会儿在尖叫,听导演把话说完)

这不仅是因为他够帅和身材够好,更重要的是他说的都是真理,必须认真领悟。至于,那位未知性别演员都说了些什么,大家完全可以不用去理会。建议大家可以在这个时间去厕所,回来继续看男主演的戏份,一点不会影响观影效果的😁

*

是的,本人在片中说过人临死的时候内心会叨咕着全世界跟我一起灭亡。

全世界跟我一起灭亡

嗯,这就是真理,永恒不变的真理。

信我者,得红包!

*

关于死的问题,那都是在我们吃饱了撑的以后,一般才会去高谈阔论东西;而下一顿都不知道吃什么的流浪汉,在他的眼里,只有活下去。

孔老师说过很多废话,而“未知生,焉知死”说的还是挺不错的。他面对季路提出的这个问题,当时就给与了回绝,意思就是你丫先活好了再说死的事吧。当然,他回绝还有另外的原因,儒家向来就是只有一根筋讲道理的能力,而缺少“白马非马”的名家那样“辩”是非的智慧。话说当年,很多大儒跟名家学士进行辩论,而最后都被辩的“帕金森”着回了家。一根筋的人大都会这样:容易被气到面红耳赤、胸中憋气和哑口无言。而大儒被名家给喷到大小便失禁这样的事,史书上是没写,但我相信一定会有。

很小的时候,每次听到家里大人说到“儒家”这个词,特别是听这个“儒”字,我脑子里出现的总是大便里蠕动着的白色肉虫,这些虫子它们最终会变成苍蝇。记得有一回 ,我拿着小竹签在外面的厕所里叉起来一只白色肉虫,高高兴兴地举着就小跑的回家了。我举着小竹签给正在写毛笔字的爷爷看,跟他说这白乎乎的肉虫就是儒家。结果,他的一口浓茶全喷在了刚写好的字上,而他的字老贵了!现在想一想,爷爷当时肯定想骂我龟孙子来着,但心中默默计算了一番辈分后,终究没有勇气骂出口吧。

很早以前的中国人喜欢的是思想家而不是哲学家,所以有人靠儒家思想吃了两千年的饭,就不足为奇了。而像名家这种已经窥到哲学门径的,向着真正智慧前行的开拓者,却只能饿肚子。这是因为中国的老百姓自古就很务实,他们喜欢那种听起来更像是人话的语言。他们会大加赞赏和传播,七岁让梨的孔融;他们也会去谩骂和唾弃“父母于子无恩”的孔融,虽然他们是同一个人,但一点没影响他们赞扬完了再去骂。然而孔融到底是孝还是不孝,这个问题会永远像吃了屎一样藏在他们内心里。

在过去,我们这里是没有大智慧者的生存空间,因为他们的言论在表面看起来,总是那么的离经叛道和不说人话。

他奶奶的,又差点跑题,我们还是继续说死的话题。

话题话题,人类的任何话题都得在我们活着的时候才能谈论,死了以后的叫鬼话连篇,那属于灵异事件。因此我们必须趁着活的时候,先把死的事儿好好说说。圣人没工夫闲扯淡,而我们有啊!吃饱了撑的,怎么也要消消食才好。

他老人家是安详的离去的;他走的时候没有什么遗憾……像类似这样的话都属于文学表达和你眼睛所看到的表相,而内心世界呢,你有想过吗?

*

人害怕黑暗,而死亡将是永久的黑暗,我们对死亡拥有着与生俱来的恐惧,是不可磨灭扎根在心底的恐惧。

死,活着的时候说起死来都很轻松,还可以装作很淡然和超然的样子。比如,看到上面那一段以后,肯定会有人准备开始装。呵呵,我都不带搭理你的,请开始你的表演。有的人确实见到过不少死亡,你见惯死亡,不代表你本人亲自去死了。来吧,来个已经死了的人,告诉我你不怕死,你活着吗?那还是闭上嘴好!

我尊重宗教信仰,但仅仅在这篇文里,千万可别整出宗教方面关于生死的任何论调,那我会都当响屁一样听的,因为你本人还活着呢。

还有一种是“我已经死过一次了……”,类似这样的也是屁话。他的语言重点不是他真的死了,重点是他还活着,告诉了你一件他曾经受到过什么什么样的磨难,差点死掉而被抢救回来了,这点一定要搞清楚。别扯那些伪科学的“濒死感觉”来糊弄事,扯了半天那也是活人说的话。而且这个还不如上面宗教的响屁,这个属于又臭又响的屁。

不论你生前是多么的唯物,你临了的时候都会无限的回归到唯心,回归到那个属于孩童心境的世界,任何人都不能例外。其实,都不用等到临了,活着的时候就已经在开始准备了,不是有“老小孩”这个说法吗。越老越小孩,说的不是智力,那是心境。只不过有的人会不知不觉藏的很深,有人会变成真的老顽童。

我们都做过无知的孩子,那个时候,我们都曾经毫无逻辑可言的去看这个新奇世界;那个时候,我们也都曾毫无道理的任性过和自私过。想一想,在孩童时,你生病,你任性,你自私的时候,幼稚的心里都想过些什么;再想一想,还是孩童时,你独自面对黑暗和感到恐惧的时候,幼稚的心里都想过些什么。认真回忆,别敷衍自己。

这之后,你就可以很容易推演出,临你倒腾最后一口气的时候会想些什么。

没错,那就是全世界跟我一起灭亡!

而且活得越久的,死的时候这种内心的诉求就会越强烈。活得越久,可回忆和留恋的东西就会有越多,临了的时候“孩童式自私”想让你带走的东西就会越多,这不需要什么理性,不需要什么合乎常规的逻辑。

强大的信念,可以让英雄直面死亡,但内心深处对死依旧会恐惧;脆弱的灵魂,可以让弱者选择自杀,但对死依旧恐惧。没有人是真正活够了,别管他嘴上怎么说,因为他说的时候他是个活人啊。对活下去厌倦的人,不代表他不怕死。

我们必定会孤独的离去,去的那个地方叫做无边的黑暗,而我们在最后一刻却不想孤独的承受这一切,那个无比私自的本我将再次回归。我爱这个世界,我也想它跟我一起灭亡,一点不冲突,就只是想一下而已嘛,然后一切就结束了。

*

换一个角度说:

你闭眼那一刻,你意识中的全世界,也便一同消亡;

这样,你就可以快乐的上路了。

——你看,唯心的语句说出来,总是这么具有诗感和人情味,连字体都被我换成了“诗意斜”呢 😁

*

这事,别人还没法辩驳我,因为你毕竟还没死呢,不是吗?

我要真这么说的话,就太不讲理了。

当然,你也可以说我临死的时候就不会想到这句话,我想的是世界和平,而你也没死呢,你也没法辩驳我。

确实没法辩驳,但只要你把文字已经看到这里的,不管别人,你死的时候一定会在心里叨咕着“全世界跟我一起灭亡”。

因为这篇是我写的啊,你在我的世界里呢,而我相信我对你的暗示,你会记住的,哈哈。

全世界跟我一起灭亡。

THE EN……

*

别啊,别THE END呢!

为什么?

都说到这里了,赶紧加上几句话,整一个积极向上的总结。

比如:我们活着的时候要怎么样积极努力,怎么样热爱生活,怎样对社会作出自己的贡献什么的。

为什么?

这样的话,你的文才会变得有意义啊!

扯淡吧!都特么是成年人了,他不知道活着该干嘛吗?

这……

*

这什么这你!

我们倒是可以返回头,说说起先的那只帅猫。

好棒,你们都猜对了,明年绝对可以上中班了。

没错,那就是我。

在看到这篇文的人都死了1001年后,我终于也要寿终正寝了。

凭什么你可以活这么长时间啊,还1001年?

凭这个是我写的啊,1001年当然是为了避千年王八的嫌。

那些天,我躺在ICU病房里面倒腾人生的最后一口气,嘴里念叨着全世界跟我一起灭亡

说实话,我也挺无奈的,这口气都倒腾三年多了,还没倒腾干净呢。

与黑无常喝酒的时候他告诉我,这是阎王爷怕被我气得抽风,所以一直没舍得把我收过去。

那一天,正在我范畴怎么还死不了的时候,一个漂亮的小护士推开病房门,走了进来。

一看到她,我的眼睛当时就湿润了。

长的好像我家小妮子呢,可是她不是早在930年前就已经离去了吗……

难道是我真要死了,出现了幻觉?

小护士进门后,站到病房中间一句话也没说,就开始解扣子,准备脱掉护士服。

我隐约的看到里面——哇,里面只穿了比基尼耶!

护士服被小护士挥手扔了出去,玲珑白皙的胴体展现在我面前。

哎呦我去!好大的一对球球,比小妮子的可大多啦!

当时我好希望,那一上一下仅剩的两抹黑色的布料都是劣质产品,会突然绷开。

可现实是残酷的,质量太好了。

即便是这样,我都无法控制我喷出来口水,口水瞬间就淹没到了她的膝盖。

小护士趟着我黏糊糊的口水,慢慢靠近我,俯下身子。

啊……好白的一对山丘,像布丁一样抖动着向我压了过来。

我的口水再次如山泉一般,往外喷涌着。

还没等我看得细致深入些,小护士一口就亲到了我的脑门上。

好真实的触感,凉凉的!

接着,她又吻了我的脸一下。

好多口水呢,湿湿的!

终于等到了那一刻,她张着性感的小嘴向着我的嘴贴了过来。

我已经看到她的小舌头在嘴里打着转,热情的舌吻,即将到来。

啊……贴了上来……

我靠,这是什么味儿?她这中午得吃了三斤韭菜盒子吧!

就在我被韭菜味熏得懵逼的当口,小护士站起身,拿出了一把剪刀。

怎么!还没有做那快乐而羞羞的事呢,就要杀了我吗?

不,是我想错了。

原来她是拿着剪刀,往自己两座山丘中间的胸衣带而去。

这小护士,也太能整情趣了,吓死宝宝了。

我好激动,那时口水已经漫过了她的腰。

突然,我感觉身上一阵发凉,咦,我的被子呢?

我努力向上看去,我的被子被我身上一条棍状物顶到了天花板……

呃……跑光了,好害羞,导演快点打上马赛克啊!

(导演说,面积太大,打马赛克的话,整个屋子就看不到了)

这时,小护士的剪刀已经剪断了她胸衣的带子。

那一团柔软即将弹出来的香艳画面,你们也一样期待着吧?

可是,随着向两侧弹开的胸衣,整个时空都扭曲了。

病房在不住震颤着、转转着,而我的面前出现了一团浓郁的黑雾,黑雾把小护士吞没了进去。

而弹开的两片胸衣,瞬间变成了一对触角一样的东西,黑黑的表面满是粘液,在空中不断狂舞着。

紧接着从那团黑雾中,钻出一个巨大丑陋的黑色怪物脑袋,嘴一张一合,像是要吞噬整个天地一样。

那怪物大嘴中喷出一股子浓烈带有腥臭味道的湿气,紧紧地把我包围住,那是我以前最喜欢的食物味道。

哎呀妈呀!

——是老鲶鱼那个家伙!

臭猫猫坏死鬼,那天晚上你占完人家的便宜就这么走了,人家想了你1000年呢,你好坏哦!

接着,老鲶鱼向着我扑了过来……

(过于成人,过于暴力,过于血腥,全体人类限制级)

满足的老鲶鱼,媚笑着舔了舔嘴巴子,甩着两根触须转身从床上跳进了满屋的口水里,游出了门,向远处游去。

幽幽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八极大贫嘴终于到手了!有了比干的七窍玲珑心和城南牧野的八极大贫嘴,天下谁还是老娘的对手……哈哈哈哈

而病房里,一只圆睁大眼的老猫张着大嘴,一条粉红色的小舌头耷拉在嘴角,往下滴答着生命中最后口水。

一阵风儿吹过,老猫嘴里那老到仅剩的一颗獠牙,在风中摇摇欲坠。

对了,牙上还挂着一片韭菜叶。

*

然而

比干的七窍玲珑心就是一颗心;

可又有谁说过,八极大贫嘴就是喉咙和声带呢?

等着吧,哥会回来的!

~喵~

我

THE END


###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如无特别说明,本站所有内容均为原创。

本站遵循《创作共享协议》4.0 CC BY-NC-ND 4.0

你可以转载本站内容,只需如下要求:

署名并标明出处链接 | 非商业性使用 | 勿对原作进行演绎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够朋友狗朋友2004-01-29 02:48
脸与臀部2008-02-19 05:52
屎与食2021-12-11 23:27

评论列表

10WHY
2022-01-15 16:16

妈呀~出奇的看完了。开头+最后是一个有意思的故事。中间还有儒家和名家,把儒家恶心的够呛,白色肉虫就是蛆啊 哈。中间说到死,还堵住了别人可能要装的一些手段,差点就搬出了佛家经典来怼,最后只能认同,那就全世界和我一起灭亡吧 哈哈哈

城南牧野 回复:
这个……是赶巧了说到那里了,也想起了童年趣事,并没有恶心儒家的意思。实际上,像孔子说的“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虽然说的孝道,但也从侧面说了对死的恐惧。我还是很喜欢的 哈哈
2022-01-15 22:31
不亦乐乎
2022-01-16 10:32

既然你都说“信你能得红包”那当然选择信你了,红包呢?
原来字写的好是有家学传承的,又被凡尔赛到。
看完我在想,你是不是起点白金作家啊,有没有成名作发来我去盗版小说网站膜拜一下。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人类恐惧死亡,但还有一句话叫“不见棺材不落泪”,所以说到底一个没死过的人和另一个没死过的人辩论对死亡的看法这事情,只要三观不合,是不会有结果的。这又让我想到另一句:“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原话是不是这么说忘记了,虽然这话我不是完全同意,毕竟还有具体事情具体分析,只要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劝善还是应该鼓励的。。。这句话有了虽然可是接不上但是了,就这样了,真要认真看你的博客太费脑子,想多少回多少吧。

城南牧野 回复:
这其实这就像是一个陷阱,稍微不留神就会掉进去,等反过头再去看的时候,自己都会傻了眼 哈哈。
还有你说的起点我可没有,这水平可差着远呢,我就是把我脑子想到的东西都贫一下,看看能贫到的极限到那里😋
2022-01-16 15:34
奇点资讯
2022-01-16 18:43

关于死,我的想法死,反正都要死,想了也没有用,所以不想了

城南牧野 回复:
有理啊。
但是我得说出来,要不然没得贫了,那就没意思了 哈哈
2022-01-16 19:39
ONO
2022-03-12 12:51

哈哈,看完了,确实后来「活过来」之后躺在病床上跟老婆复盘,比如什么什么时候的感官上因为什么病症,什么什么时候的状态可能是因为什么药物副作用,努力地在用科学的角度去解释正在经历的一切——因为人总是要把对未知的恐惧拉回到自己可控的范围以内,一旦失控,彻底失控,那人跟死也没有太大的区别了。人们留存着濒死的体验,倒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死过一次,而是把那种恐惧或「活过来」的庆幸留在了心底,用来告诫自己原来「死很可怕」或者「死不可怕」,然后再推导出后续的行动纲领——「我应该更爱自己」或者「我应该抓紧时间浪反正人都要死」,最后死于不死的选择权都在人自己,毕竟我们还要考虑有很多人是作死的。

城南牧野 回复:
我倒是觉得抓紧时间浪是一个比较不错的选择,变成一个“祸害”之后,没准还真能亲自验证一下祸害可以活千年的真理。“祸害”的心会像大海一样宽广 哈哈
2022-03-13 10:13
江子渔
2022-05-08 23:27

讨厌,淫家都还没准备,你就偷拍……
作为同好,又都死过一场,没你帅又没你张扬,纵然喜欢不得了也还是要埋怨一句:你好长!
坐上时光机,我也引用旧文一句:“行到山穷水尽,岂曰祸福无双?”
https://ichov.com/diary/jianghuzaijian.htm
我这不是也回来了么?哈哈。

城南牧野 回复:
欢迎喘着气回来,好长时间,我还以为你……
少一个帅的不要紧,少个同好,那就悲哀了,哈哈
2022-05-09 08:07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