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 我想死你们和你们的老婆了!

耍贫嘴2022-09-13 12:28
live | 我想死你们和你们的老婆了!
下面需要整两句文言: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四个月如白驹过隙般过去了……四个月虽然不长,但从我个人的感官上恍如隔世一般。嗯,隔世,我转世了,你们是不是还在十八层地狱受苦呢?对了,那里的小女鬼漂亮不?*虽然写博客的人目前残存的为老爷们儿居多,但我还是要冒着起一身鸡皮疙瘩的风险说一句:我想死你们和你们的老婆...

Live | 父子情深

耍贫嘴2022-05-26 15:26
Live | 父子情深
北京动物园,栅栏内外,父子情深。大象是极其护犊子的一种动物。不光是父母护着,而是整个族群都在护着年幼的小象。你可以用鞭子抽打它,它会老老实实的为你干活。你若是动小象一根汗毛,整个族群都会冲杀过来。行了,标题要表达的内容表达完了,下面说正经的。*如今这让病毒闹的,人也被安排在栅栏内外,比如我和我家小妮...

解闷 | 后赤壁赋+六月杂谈

耍贫嘴2022-05-23 13:44
解闷 | 后赤壁赋+六月杂谈
无色墨水博客纪年的六月到了。在过去的这一个月里,我写的东西少,发的照片多。在过去的这一个月里,对于京城来说那是“病毒月”。在过去的这一个月里,我为别人买了很多防疫物资,而我的家却被封控了……作为一个老不正经的我,在空落落的房子里开始想念被封在家中的小丫头。老娘怕她一人待着害怕,想要从密云赶回来陪着她...

Live | 徘徊在家门口犹豫着进不进去

耍贫嘴2022-05-21 16:45
Live | 徘徊在家门口犹豫着进不进去
前面京城今日暴热,姑娘们争先恐后地露出了自己的腿,有粉白粉白的,也有偏黄的,还有发黑的。目前那些还没敢露出腿来的,都是短短的或粗粗的或弯弯的,也有都包括的。等再热一些的时候,她们才会露,顺便给街面增添一些不和谐。*该来的总会来的。来什么呢?那肯定不是来大姨妈,我家小妮子的大姨妈前几天就结束了。那是什...

Story | 关于性变态又三则

耍贫嘴2022-05-19 13:45
Story | 关于性变态又三则
前言上次有事,原本三则的小故事,减少了一则。今天补上一则。前情提要:关于性变态两则。但是,孤零零的补一个有点太少,再加两个。来,继续看人类这种高级动物的下等龌龊吧!一、国王他又丑又没钱,但他有很多女人。每天他都享受着如国王般的生活,他会从不同女人身上获取着快感,而且玩腻一个就会立即抛弃一个。某天,有...

Live | 传说中的妇女之友

耍贫嘴2022-05-16 22:32
Live | 传说中的妇女之友
前面最近这两三天较忙,往后也要稍微忙段时间。都忙些什么呢?那就捡下面不重点的来说一说吧。*忙着收货,忙着做搬运工,忙着与物业交涉。临近五月时,京城病毒局势已呈现出不明朗之态,因此有必要未雨绸缪一下。虽然这也可能是做了没必要的事,但是我高兴做啊,谁也管不着。我在想,万一我那些小兄弟和小妹妹们哪天被封在...

Live | 喜欢一个人只需要八层楼

耍贫嘴2022-05-12 15:02
Live | 喜欢一个人只需要八层楼
前面所有的爱情都是骗局——男女的、男男的和女女的都一样,都是骗局🤪*病毒当道,丧事从简。传统和热闹就算了,来得都是家人。当然,里面也有几个大姨特别好的朋友。这其中有个“胖大姨”有点故事,挺有意思,以后码码。其实,想热闹也不成,病毒乱舞期间北京的饭店都不开堂食。一切从简挺好的,而且本来就应该这样,这让...

Live | 是时候说再见了

耍贫嘴2022-05-10 13:12
Live | 是时候说再见了
前面……总有一天,每个人都会死的,即便是没人跟你说再见,你也会与这个世界再也不见。*大姨走了!就在夜里。是去天上了吗?还是去了地下?亦或是走向了无尽黑暗中的虚无?这种事,只有死去的人自己才知道。而我知道的是,作为被她疼爱过的后辈,她哪儿也不会去。她会留在我的心里,直到我消亡或是到我把她遗忘的时候。不...

Story | 关于性变态两则

耍贫嘴2022-05-09 10:50
Story | 关于性变态两则
前面十行140 字小故事,原本是三则的。不过要出去一趟,不码了,就这样。广义上讲:每个灵长类都是性变态。骚扰我喜欢公交车上遇到的那个男人。虽然他有些变态,总是性骚扰我,用他粗壮下体摩擦我性感的屁股,可他儒雅的气质却深深吸引着我。每天我都期待与他在公交上相遇。为此...

Talk | 什么都要有意义,生活也就没意思了

耍贫嘴2022-05-08 10:36
Talk | 什么都要有意义,生活也就没意思了
前面这篇的副标题:顺便写给看见漂亮女孩就害羞的年轻朋友们!昨天差不多快码完这篇的时候,我发现“插播内容”比正文没少多少,就停手码了另外一篇关于“人狗情未了”的劝善文。为了不把一篇拆成两篇,今天我给这一篇加了如上的副标题。正文前两天看到两个臭文人在吵架。其中一个,写了一篇类似小笑话的东西;...